論馬克思主義政黨的雙重建構邏輯 _光明網

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請使用瀏覽器分享功能進行分享

正在閱讀:論馬克思主義政黨的雙重建構邏輯
首頁> 論文推薦 > 正文

論馬克思主義政黨的雙重建構邏輯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張浩(中山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教授)

  【內容提要】中國共產黨既是馬克思主義執政黨,又是馬克思主義革命黨。從馬克思主義執政黨的建構邏輯來看,黨為人民并依靠人民執政,執政的理論依據是無產階級專政理論,取得執政地位的主要方式是暴力革命,優化執政方式的關鍵在于明確執政職能,做到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從馬克思主義革命黨的建構邏輯來看,黨在執政后仍需要革命的時代依據在于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揭示的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歷史大時代,能夠革命的根本原因在于無產階級政黨所具有的徹底革命性,革命方式包括社會革命和黨的自我革命。馬克思主義政黨的雙重建構邏輯是內在統一的,革命是執政的前提和基礎,執政是革命的目標和保障。兩者統一于黨的全面領導、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理念、黨肩負的偉大使命、黨領導的偉大斗爭和全面從嚴治黨實踐之中。

  中國共產黨立志于中華民族千秋偉業,百年恰是風華正茂。100年來,中國共產黨從誕生到發展壯大,從局部執政到全國執政,再到長期執政,始終胸懷崇高的革命理想,飽含旺盛的革命精神。然而,由于受“告別革命論”的影響,過去一段時期以來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共產黨已經從“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現在只是“執政黨”而不再是“革命黨”,這種“政黨轉型論”的觀點甚至一度成為流行的說法。事實上,這種說法在理論上站不住腳,也不符合歷史事實,在現實中更是有害。習近平總書記對“革命黨”與“執政黨”的關系問題進行了精辟論述,明確指出:“有人說,我們黨現在已經從‘革命黨’轉變成了‘執政黨’。這個說法是不準確的。”“我們黨是馬克思主義執政黨,但同時是馬克思主義革命黨。”這深刻抓住了馬克思主義政黨建設的根本,為中國共產黨如何加強自身建設指明了目標和方向。當前,我們要深刻理解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一重大政治論斷,深入研究馬克思主義執政黨和馬克思主義革命黨的科學內涵、建構邏輯及相互關系。

  一、馬克思主義執政黨的科學內涵及建構邏輯

  “執政黨”概念原本是西方政治學中的術語,按其本意來講,是指代表本國統治階級執掌國家政權的黨,或者指負責組織政府的黨。換句話說,凡是負責組織政府并通過政府貫徹本黨政策的政黨都可以被稱為執政黨。西方政黨政治有一條核心理念——“合法反對”原則,其主要包括三個方面的基本內涵:對反對的認同、有組織的反對以及以和平方式實現政權更替的充分自由。根據這一原則,反對黨可以通過合法程序與和平方式奪取政權而成為執政黨,而執政黨也可以被以合法程序與和平方式替代而成為在野黨。在西方政黨政治的話語邏輯中,“執政黨”這一概念一方面意味著有“執政黨”也就必然存在“在野黨”,另一方面意味著“執政黨”可被替換成為“在野黨”。正因為如此,國內有學者認為:“以‘執政黨’去界定中國共產黨,必定造成理論上的混亂。”

  雖然“執政黨”的概念來自西方政黨政治話語,但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并不排斥這一概念。在馬克思恩格斯所處時代,受當時的歷史條件制約,工人階級政黨沒有掌握過政權,他們也未曾對革命勝利后社會主義國家實行何種政黨制度有過具體的考慮。不過,1853年4月12日,恩格斯在給約·魏德邁的信中針對德國社會民主黨的未來提到“我們的黨有一天不得不出來執政”。這可以說是針對無產階級政黨最早提出的“執政”概念。在列寧的領導下,1917年俄國十月社會主義革命取得勝利,無產階級政黨第一次成為領導整個國家政權的政黨。根據黨的地位的變化,列寧提出了無產階級的“執政黨”概念,并多次使用這一概念。例如,1924年4月,他在俄共(布)第九次代表大會上講:“我們的黨是執政黨,因而自然也就是公開的黨,是加入之后就有可能掌權的黨。”

  “執政黨”也是中國共產黨政治話語體系中的一個重要概念。從已公開的文獻資料看,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的主要成員曾多次使用“執政黨”概念。如在1949年3月召開的黨的七屆二中全會上,任弼時就指出:“現在,我們要防止因為經常的行政事務繁忙而忽視黨務工作的現象……糾正這種偏向,對于我們黨將要在全國范圍成為執政黨的時候是特別重要的。”隨著新中國的成立,黨的領導人更是多次使用“執政黨”概念。1954年2月10日,周恩來在黨的七屆四中全會上發言時明確提出:“我們的黨已是勝利的黨、執政的黨。”1956年9月16日,鄧小平在黨的八大作的《關于修改黨的章程的報告》中指出:“執政黨的地位,使我們黨面臨著新的考驗。”這份報告是毛澤東親自審閱過的,他并未否定報告中“執政黨”的提法。這次大會通過的《中國共產黨章程》也明確提出,“中國共產黨已經是執政的黨,因此特別應當注意謙虛謹慎,戒驕戒躁”。在1962年1月27日召開的七千人大會上,劉少奇代表中共中央作報告時也多次使用“執政黨”概念。他指出:“我們黨是掌握了全國政權的執政黨,許多黨員是國家政權的各級領導人。處于這種執政黨的地位,很容易滋長命令主義和官僚主義的作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執政黨”概念更是被廣泛使用。如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通過的《關于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均使用了“執政黨”概念。之后,從黨的十二大開始,歷次黨的代表大會報告中均明確使用“執政黨”概念,并把執政黨建設作為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

  從上述梳理可以看出,以“執政黨”來界定中國共產黨是沒有問題的。關鍵問題在于將其置于何種話語體系和理論邏輯,換句話說,是以西方政黨政治話語體系和理論邏輯還是以馬克思主義政治話語體系和理論邏輯來理解這一概念。如果將“執政黨”概念置于西方政黨政治的話語體系和理論邏輯下來界定中國共產黨,那肯定是錯誤的。中國共產黨政治話語體系中的“執政黨”概念,只能放在馬克思主義政治話語體系和理論邏輯中來理解。需要指出的是,為了明確當代中國的“執政黨”概念應置于馬克思主義的政治話語體系和理論邏輯中來理解,在黨的領導人講話和正式文件中,很多時候不是單獨使用“執政黨”這一概念,而是使用“馬克思主義執政黨”這一概念。

  理解“執政黨”這一概念的關鍵在于怎樣理解“執政”。從政黨執政的基本邏輯來看,理解“執政”的科學內涵及建構邏輯的關鍵在于如何回答“為何執政、如何取得執政地位、怎樣執政”這三大基本問題。對此,西方政黨政治有一整套的話語體系和理論邏輯來回應和闡釋,從而構建出西方政黨執政的理論體系。同樣,對于這三大基本問題,馬克思主義也有一整套完全不同于西方政黨執政理論體系的話語體系和理論邏輯來進行回應和闡釋。

  首先,“為何執政”主要涉及黨的執政宗旨和執政使命,屬于價值層面、政治哲學層面,需要回應“為誰執政、為什么要執政”的問題。一方面,從“為誰執政”來看,任何一個政黨,都是一定階級利益的政治代表。在無產階級政黨產生之前,“過去的一切運動都是少數人的,或者為少數人謀利益的運動”。與其他一切政黨不同,無產階級政黨的階級基礎是人類歷史上最先進、最革命的階級——無產階級。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后解放自己。這就決定了“無產階級的運動是絕大多數人的,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的運動”,這也就決定了作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組織、無產階級利益最忠實的政治代表——無產階級政黨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客觀必然性。中國共產黨自誕生之日起就是全國各族人民利益的忠實代表,并始終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作為自己的根本宗旨。另一方面,從“為什么要執政”來看,其理論依據在于馬克思主義關于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階段必須堅持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馬克思恩格斯認為,無產階級政黨要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首先必須奪取政權,建立無產階級專政。馬克思指出:“在資本主義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之間,有一個從前者變為后者的革命轉變時期。同這個時期相適應的也有一個政治上的過渡時期,這個時期的國家只能是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共產黨是無產階級專政的領導力量,無產階級專政通過共產黨來實現。列寧認為,無產階級政黨不同于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的政黨,后者只代表本階級的狹隘利益,而無產階級政黨則是代表廣大人民的利益。唯有無產階級政黨才能勝任獨掌領導權的責任,實現無產階級專政。他明確提出,“黨是直接執政的無產階級先鋒隊,是領導者”,“國家政權的一切政治經濟工作都由工人階級覺悟的先鋒隊共產黨領導”。毛澤東也明確指出:“總結我們的經驗,集中到一點,就是工人階級(經過共產黨)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是通過黨的領導來實現的,堅持黨對人民民主專政的領導權、鞏固黨的執政地位對于共產黨人來說,是責無旁貸、當仁不讓的,同時也是共產黨人順應歷史潮流、對人民群眾的前途命運極端負責的表現。如果喪失了黨的執政地位,也就喪失了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這意味著對馬克思主義建黨原則的背離,對工人階級先鋒隊性質的否定,對黨的歷史使命的拋棄,對無產階級和人民群眾利益的背叛。

  其次,“如何取得執政地位”主要涉及取得執政權的力量基礎和方式途徑問題,屬于執政的邏輯前提層面,需要回應“依靠誰取得執政地位、以什么方式取得執政地位”的問題。一方面,從“依靠誰取得執政地位”來看,人民群眾是歷史的創造者,是推動社會發展的決定性力量,民心所向是黨取得勝利并執掌政權的前提和基礎。歷史證明,任何一個階級、政治集團要想在斗爭中取得勝利,都要受到民心向背的制約。取得政權后,其最終的前途命運也取決于民心向背,如不能贏得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持,必然垮臺。“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這是一條鐵的歷史規律。對此,毛澤東曾形象地說:“真正的銅墻鐵壁是什么?是群眾,是千百萬真心實意地擁護革命的群眾……在革命政府的周圍團結起千百萬群眾來,發展我們的革命戰爭,我們就能消滅一切反革命,我們就能奪取全中國。”習近平總書記也指出:“人民是黨執政的最大底氣,也是黨執政最深厚的根基。”我們黨正是因為得到了人民的信任、擁護和支持,才能取得執政地位并立于不敗之地。中國共產黨百年來的歷史證明,人民群眾是黨的力量源泉和勝利之本,黨只有依靠群眾才能有無窮無盡的力量。另一方面,從“以什么方式取得執政地位”來看,世界政黨政治實踐表明,政黨獲得執政權的途徑主要有以選舉方式贏得和通過革命方式取得兩種。西方國家執政黨主要通過選舉方式來贏得執政權。而馬克思主義認為,無產階級只有通過暴力革命,才能奪取自己的政治統治。雖然暴力革命是奪取政權的一般規律,但是馬克思主義也不排除無產階級以和平方式取得政權的可能性。當然,無產階級在利用各種合法的和平斗爭手段時,例如普選制、議會斗爭等,不能輕易解除自己的武裝,放棄暴力革命,而應在革命中做好兩手準備,當和平有可能時,就尋求和平發展;當和平沒有可能時,就應采用暴力革命。從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奪取全國政權的歷史來看,由于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條件下,中國無產階級及其政黨無議會可以利用,無組織工人舉行罷工的合法權利。因此,中國革命的主要形式只能是武裝斗爭,“槍桿子里面出政權”。正如毛澤東所說:“革命的中心任務和最高形式是武裝奪取政權,是戰爭解決問題。”當然,一個政黨無論以何種方式取得政權,最終在于獲得人民群眾的認同和支持。中國共產黨取得執政地位,是歷史的選擇,也是人民的選擇。

  最后,“怎樣執政”主要涉及執政職能與執政方式問題,屬于執政的實踐操作層面,需要回應“執政職能是什么、如何行使執政職能”的問題。一方面,從“執政職能是什么”來看,馬克思主義認為,政黨職能是由政黨的本質屬性決定的。黨的本質屬性主要包括政治屬性和社會屬性兩個方面,這也就決定了黨的執政職能主要包括政治領導職能和社會管理職能兩方面。旗幟鮮明講政治是馬克思主義政黨的鮮明特征,政治屬性是黨的第一屬性,這也就決定了黨的政治領導職能是黨的首要職能。馬克思主義政黨執政的首要職責是領導人民執掌好、鞏固好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這是實現其他執政職能的政治前提。但是,作為執政黨,僅僅履行政治領導職能是遠遠不夠的。執政黨也具有社會屬性,必須履行好社會管理職能。執政黨履行的社會管理職能,從本質上來說是其承擔并執行的國家的社會職能,這是實現其政治領導職能的基礎。因此,黨在執政以后,必須充分利用國家政權的力量,把發展作為黨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推動社會的全面進步,以此來實現最大多數人民的福祉。另一方面,從“如何行使執政職能”來看,正確處理黨與政、黨與民、黨與法的關系是回應這一問題的關鍵。一是黨與政的關系。如果無產階級政黨在建立政權后沿襲革命年代的領導方式,容易造成黨政不分、以黨代政,從而產生種種弊端。針對這一問題,列寧明確提出“必須十分明確地劃分黨(及其中央)和蘇維埃政權的職責”。過去一段時期,由于理論認識和實踐經驗不足,有人認為要實行“黨政分開”,但這種觀點是不準確的。事實上,劃分黨和國家政權的職權是必要的,其目的不是為了黨政分開,而是為了更好地進行黨政分工。因為,作為執政黨,黨的領導地位和執政地位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黨的執政作用最終要通過執掌國家政權來實現。如果把黨政職能截然分開,容易導致黨政分家,帶來削弱乃至取消黨的領導的嚴重政治后果。因此,我們不能簡單講黨政分開或黨政合一,而是要在黨的領導下各有分工、合理分工。二是黨與民的關系。馬克思主義認為,黨在治國理政中既要為人民執政又要靠人民執政。為人民執政,關鍵是要做到公權力姓公為公,避免以權謀私行為,而這就必須加強對權力運行的民主監督。靠人民執政,關鍵是要積極發展全過程人民民主,確保人民當家作主落到實處,切實防止人民形式上有權、實際上無權的現象。正如毛澤東所說:“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三是黨與法的關系。黨法關系是法治與政治關系的集中反映。事實上,每一種法治形態背后都有一套政治邏輯,都體現一種政治立場。法是黨的主張和人民意愿的統一體現,依法治國是黨領導人民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也就是說,黨領導人民制定和實施憲法法律。但與此同時,黨也必須始終在憲法法律范圍內活動,堅持依法執政;各級領導干部必須依法行使權力,不能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徇私枉法。因此,我們必須在認清“黨大還是法大”是個偽命題的基礎上,切實解決好“黨大還是權大”這一真命題。總之,正確處理黨與政、黨與民、黨與法的關系,對于我們黨來說關鍵就是要做到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

  二、馬克思主義革命黨的科學內涵及建構邏輯

  馬克思主義是革命的理論,馬克思主義政黨一出現就被明確定位為“革命黨”。馬克思恩格斯在為世界上第一個無產階級政黨——共產主義者同盟起草的綱領《共產黨宣言》中就提出共產黨是一個革命政黨,指出:“共產黨人不屑于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1871年,馬克思在《國際工人協會共同章程》中更是明確提出:“為保證社會革命獲得勝利和實現革命的最高目標——消滅階級,無產階級這樣組織成為政黨是必要的。”列寧也認為,無產階級政黨是革命的、戰斗的黨,反對機會主義者、修正主義者妄圖把它變成改良黨、變為搞階級合作、走和平道路的民主主義黨。他提出:“任何一個革命的黨,尤其是我們的黨,無產階級、城鄉貧民的黨,決不會也無權利放棄起義,起誓永不起義。”

  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中國共產黨在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工人運動相結合的過程中應運而生。中國共產黨一誕生,便明確自己是一個區別于第二國際舊式社會改良黨的新型工人階級革命政黨,即馬克思主義革命黨。黨的一大通過的《中國共產黨第一個綱領》就提出,“黨的根本政治目的是實行社會革命”,“承認無產階級專政,直到階級斗爭結束,即直到消滅社會的階級區分”。毛澤東更是多次強調中國共產黨是一個馬克思主義革命黨,明確指出:“既要革命,就要有一個革命黨。沒有一個革命的黨,沒有一個按照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革命理論和革命風格建立起來的革命黨,就不可能領導工人階級和廣大人民群眾戰勝帝國主義及其走狗。”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為指導思想和行動綱領,以共產主義為最終奮斗目標,賦予了“革命黨”新的時代內涵,使其和過去的資產階級革命黨區別開來。作為馬克思主義革命黨,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成功推進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和改革開放偉大革命,并以黨的自我革命推進新時代偉大社會革命,使“革命黨”一詞在中華大地煥發出新的生機和活力。

  然而,提出“從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觀點的人認為,中國共產黨奪取政權后,革命任務已經完成,應當從革命轉向執政和建設,而不必再考慮革命了,就只能是“執政黨”而不再是“革命黨”了。這種觀點把革命黨和執政黨對立起來,既沒有真正領會馬克思主義執政黨的科學內涵,也沒有真正理解馬克思主義革命黨的科學內涵。因此,澄清這一錯誤觀點,就必須搞清楚馬克思主義革命黨的科學內涵及建構邏輯。而搞清楚“革命黨”概念的關鍵是要從馬克思主義政治話語體系和理論邏輯中理解“革命”的科學內涵及建構邏輯,其中最為關鍵的是,如何回答馬克思主義政黨在執政之后“為何要革命、為何能革命、怎樣革命”這三大基本問題。

  首先,從“為何要革命”來看,需要回應共產黨執政后革命的必要性問題。過去有人以我們黨否定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提法和提出了“和平與發展時代主題”的觀點為依據,來否定黨在執政后需要繼續革命的主張。其實,否定“文化大革命”時期提出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提法并不意味著我們黨在執政后就要放棄革命。在共產黨執掌政權后,尤其是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剝削階級作為階級已經消滅后,進行所謂“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政治大革命既無經濟基礎,也無政治基礎。但我們黨革命并不僅僅是為了取得執政地位,更是為了實現革命理想——共產主義。經過共產黨人的不懈奮斗,社會主義建設已經取得巨大成就,但“社會主義革命的任務還沒有最后完成”,仍然需要繼續革命。因此,雖然我們現在進行革命的內容和方法同過去根本不同,但革命本身不能被放棄。1981年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明確指出:“這絕對不是說革命的任務已經完成,不需要堅決繼續進行各方面的革命斗爭。社會主義不但要消滅一切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而且要大大發展社會生產力,完善和發展社會主義的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并在這個基礎上逐步消滅一切階級差別,逐步消滅一切主要由于社會生產力發展不足而造成的重大社會差別和社會不平等,直到共產主義的實現。這是人類歷史上空前偉大的革命。我們現在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而進行的斗爭,正是這個偉大革命的一個階段。”同時,“和平與發展時代主題”也不能成為我們告別革命的時代依據。自20世紀80年代起,時代主題已然從“戰爭與革命”轉換為“和平與發展”,但時代本質并沒有變,“從世界社會主義500年的大視野來看,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指明的歷史時代”。這就是說,21世紀初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揭示的從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歷史大時代,當今世界社會主義運動還在繼續發展,不能告別革命。

  其次,從“為何能革命”來看,需要回應共產黨執政后革命的可能性問題。革命和革命性并不是無產階級政黨的專屬。資產階級政黨在特定歷史時期和歷史條件下也是有革命性的,有時甚至表現還十分突出,但革命只是資產階級政黨奪取政權的手段。在奪取政權成為執政黨后,資產階級政黨便會利用所執掌的政權為特定利益集團服務,成為維護統治階級壓迫和統治的工具,隨之喪失其原有的革命性,甚至走向反革命立場。而對于中國共產黨來說,“奪取全國勝利,這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在消滅一切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以后,還要繼續堅持社會主義革命,大力發展生產力,并在此基礎上消滅一切階級差別,直到共產主義實現。正如毛澤東所說:“將來全世界的帝國主義都打倒了,階級消滅了,你們講,那個時候還有沒有革命?我看還是要革命的。社會制度還要改革,還會用‘革命’這個詞。當然,那時革命的性質不同于階級斗爭時代的革命。”那么,為何共產黨在奪取政權后還能繼續革命呢?其根本原因在于無產階級政黨本身所具有的徹底革命性。無產階級沒有私人占有的生產資料,是最先進最革命的階級,只有消滅私有制,實現生產資料全社會共同所有,才能從資本剝削雇傭勞動關系中獲得徹底解放,而這同時也是階級的消亡和全人類的徹底解放。毛澤東指出:“只有無產階級和共產黨,才最沒有狹隘性和自私自利性,最有遠大的政治眼光和最有組織性,而且也最能虛心地接受世界上先進的無產階級及其政黨的經驗而用之于自己的事業。”這就決定了無產階級最徹底的革命性,決定了無產階級政黨具有最徹底的革命性,決定了我們黨在執政后仍能繼續革命。

  最后,從“怎樣革命”來看,需要回應共產黨執政后革命的方式問題。馬克思主義認為,革命主要有兩種:政治革命和社會革命。政治革命是指政治制度的根本變革,“用暴力打碎陳舊的政治上層建筑”。社會革命則是指社會制度、社會形態的根本變革。社會革命包含政治革命,以政治革命為前提并為自己開辟道路。而出現在每一個社會革命時代的政治革命,歸根到底都是為了社會革命,因為只有社會革命才是真正的革命。馬克思恩格斯認為,無產階級領導的社會革命,不僅追求階級的解放,更重要的是要實現徹底的革命、全人類的解放。同時,無產階級革命不僅包括政治革命和社會革命,而且還包括與之相適應的無產階級的自我革命,因為無產階級“只有在革命中才能拋掉自己身上的一切陳舊的骯臟東西,才能勝任重建社會的工作”。對于共產黨來說,奪取全國政權并建立起無產階級專政就意味著以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政治革命任務的完成。但基于無產階級的歷史使命,馬克思主義政黨領導的社會革命不會僅僅滿足于政治革命的成功,而是會不懈追求每個人的自由全面發展和全人類的解放,會繼續協同推進以實現共產主義為最終目標的偉大社會革命和馬克思主義政黨的自我革命。

  三、馬克思主義政黨雙重建構邏輯的內在統一

  提出“從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的人認為,革命黨和執政黨不具兼容性,即革命黨未能執政,而執政黨不能再革命。但是,對于馬克思主義政黨而言,革命和執政不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事情。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在領導人民為奪取全國政權而奮斗時,就曾經在中央蘇區、陜甘寧邊區、敵后抗日根據地和解放區局部執政過,并取得了局部執政的光輝業績。在領導人民掌握全國政權并長期執政后,黨仍始終注重發揚革命精神并為實現革命理想而不懈奮斗,繼續領導人民推進社會革命,其中包括社會主義革命、改革開放偉大革命和新時代偉大社會革命等。縱觀黨的發展歷程,雖然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黨有不同的工作側重點和主攻方向,但革命與執政始終貫穿黨的事業全過程。黨堅持革命斗爭,打破一個舊世界,不是為了革命而革命,而是要奪取政權,實現人民翻身做主人;黨堅持執政為民,建設一個新世界,不是為了執政而執政,而是要推動偉大社會革命,最終實現共產主義理想。事實上,馬克思主義執政黨指向的是無產階級政黨在國家政治權力架構中的實際地位,側重的是黨的領導地位和治理方式;馬克思主義革命黨指向的是無產階級政黨的政治立場和政治屬性,側重的是黨的宗旨使命和奮斗目標。兩者不僅是兼容的,而且建構邏輯是內在統一的。

  1.革命是執政的前提和基礎

  所謂革命是執政的前提,是指馬克思主義政黨奪取政權獲得執政地位,必須進行以暴力革命為主要方式的政治革命。革命是歷史的火車頭。被壓迫階級要想解放自己并建立新社會,就必須采取推翻統治階級的政治行動。舊社會制度的死亡,新社會制度的產生,總要經過暴力革命。因為反動的統治階級總是自己首先使用暴力,把刺刀提到議事日程上來,因此無產階級不通過暴力革命,就不可能奪取自己的政治統治。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指出:“共產黨人不屑于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恩格斯強調:“革命就是一部分人用槍桿、刺刀、大炮,即用非常權威的手段強迫另一部分人接受自己的意志。獲得勝利的政黨如果不愿意失去自己努力爭得的成果,就必須憑借它以武器對反動派造成的恐懼,來維持自己的統治。”毛澤東也明確指出:“在階級社會中,革命和革命戰爭是不可避免的,舍此不能完成社會發展的飛躍,不能推翻反動的統治階級,而使人民獲得政權。”無產階級只有以暴力革命的方式奪取政權,并憑借政權的力量,用革命的暴力鎮壓剝削者的反抗,才能鞏固新的社會制度。

  革命是執政的基礎,可以從兩方面來理解。一方面,是指在無產階級革命理想指引下推進的社會革命能為馬克思主義政黨長期執政提供合法性來源和群眾基礎。馬克思主義政黨長期執政的理論依據就在于共產黨為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實現共產主義——必須對無產階級專政(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實施領導。因此,在黨的領導下推進社會革命以實現共產主義的革命理想就是馬克思主義政黨長期執政的合法性來源。同時,黨在無產階級革命理想指引下推進社會革命,必然要動員和組織人民群眾。正如列寧所指出的:“把千百萬勞動群眾組織起來,這是革命最有利的條件,這是革命取得勝利的最深的泉源。”而這也必將為馬克思主義政黨長期執政提供堅實的群眾基礎。另一方面,自我革命能為馬克思主義政黨長期執政提供動力源泉和力量基礎。打鐵還需自身硬。把黨建設得更加堅強有力,以黨的自我革命推進偉大社會革命,是中國共產黨探索出來的在長期執政條件下解決自身問題、跳出歷史周期率的成功道路,也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區別于其他政黨最顯著的標志。自我革命使馬克思主義政黨始終做到不變質、不變色、不變味,永葆旺盛生命力和強大戰斗力,為其長期執政提供了強大的內生動力。對此,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越是長期執政,越不能丟掉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本色,越不能忘記黨的初心使命,越不能喪失自我革命精神。”

  2.執政是革命的目標和保障

  所謂執政是革命的目標,是指無產階級革命政黨領導的任何政治革命都是以奪取政權并獲得執政地位為目標的。政權問題是一切革命的根本問題,任何試圖成為統治力量并建立新社會的階級在采取推翻舊的統治階級的革命行動時,革命的首要目標就是奪取政權成為執政黨。對此,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明確指出:“共產黨人的最近目的是和其他一切無產階級政黨的最近目的一樣的:使無產階級形成為階級,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由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列寧也強調,“使政權即管理國家的權力,從處在資本家和土地占有者影響下的政府手里,或者說從直接由資本家選出的代表組成的政府手里,轉到工人階級手里”,“這就是工人階級斗爭的最終目的,這就是工人階級獲得徹底解放的條件”。可見,馬克思主義政黨不是為了革命而革命,革命的首要目標是要奪取政權成為執政黨。對于無產階級來說,從資產階級手里奪得國家政權,是無產階級革命勝利的首要標志。

  所謂執政是革命的保障,是指要以偉大社會革命實現革命理想——共產主義,必須以馬克思主義政黨長期執政作為前提和保障。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后,不但要消滅一切剝削制度和剝削階級,而且要實現生產力的巨大發展和思想、政治、文化上的巨大進步,完善和發展社會主義的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并在此基礎上逐步消滅一切階級差別和社會不平等,直到實現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政黨追求的共產主義最高理想,只有在社會主義社會充分發展和高度發達的基礎上才能實現。而要進行人類歷史上這一空前偉大的社會革命,沒有黨的堅強領導和長期執政是根本不可能的。對此,恩格斯明確指出,“我們始終認為,為了達到未來社會革命的這一目的以及其他更重要得多的目的,工人階級應當首先掌握有組織的國家政權并依靠這個政權鎮壓資本家階級的反抗和按新的方式組織社會”。列寧也強調:“要完成這個社會革命,無產階級應當奪取政權,因為政權會使他們成為生活的主宰,使他們能夠排除走向自己偉大目的的道路上的一切障礙。在這個意義上說來,無產階級專政是社會革命的必要政治條件。”

  3.執政和革命在本質上是內在統一的

  中國共產黨作為馬克思主義政黨,其進行的執政和革命不僅是相輔相成、不可分割的,而且本質上是內在統一的,共同反映了馬克思主義政黨的本質屬性和內在要求。從黨的歷史來看,黨在革命中有執政,在執政后不忘革命。從黨的現實來看,黨是長期執政的革命黨,也是堅持革命的執政黨,始終注重把革命與執政統一起來,在持續革命中擔起執政使命,在長期執政中實現革命偉業。中國共產黨執政與革命內在統一于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統一于黨的全面領導中。東西南北中,黨政軍民學,黨是領導一切的。無論是革命,還是執政,都必須堅持黨的全面領導。一方面,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進行的百年偉大社會革命,其中無論是新民主主義革命、社會主義革命,還是改革開放偉大革命,抑或新時代偉大社會革命,都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取得了偉大的勝利。面向未來,要把黨領導人民進行的百年偉大社會革命繼續推進下去,也必須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另一方面,執政的實質就是黨的領導地位在國家政權活動中的必然體現,黨的全部執政活動都是以黨的全面領導為政治前提,并要以始終堅持黨的全面領導為根本原則。對此,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我們黨的執政是全面執政,從立法、執法到司法,從中央部委到地方、基層,都在黨的統一領導之下。”可見,中國共產黨既是革命黨、執政黨,同時又是領導黨,黨的革命與執政共同統一于黨的全面領導之中。

  二是統一于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理念中。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是決定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根本力量。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來自人民、依靠人民、為了人民,是100年來中國共產黨的發展邏輯和勝利密碼。100年來,無論是革命,還是執政,黨都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始終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理念。一方面,縱觀中國共產黨的歷史,黨領導人民進行的百年偉大社會革命,都是為人民根本利益而斗爭,目的都是為了讓人民過上好日子,同時也都是因為有了人民群眾的擁護和支持,才能戰勝一個又一個困難、取得一個又一個勝利。中國共產黨之所以能夠推進偉大的自我革命,根本原因就在于黨除了人民利益外沒有自己的私利。這表明,黨領導的革命是始終以人民為中心的。另一方面,黨執政的根本目標在于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黨執政的根基在于人民的擁護和支持,“我們黨的執政水平和執政成效都不是由自己說了算,必須而且只能由人民來評判”。由此可見,黨進行的所有執政活動,也如同黨領導的革命一樣,始終是以人民為中心的。

  三是統一于黨肩負的偉大使命中。馬克思主義政黨是使命型政黨,以實現民族解放或復興為自覺使命,以實現共產主義和每一個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為最終使命。中國共產黨無論是革命,還是執政,最終目標都是為了實現黨的偉大使命。一方面,黨自成立之日起就自覺擔當起為民族謀復興的歷史使命,并為實現共產主義這一最終使命而奮斗。黨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為民族復興創造了根本社會條件;黨領導的社會主義革命,為民族復興奠定了制度基礎;黨領導的改革開放這一偉大社會革命,為民族復興提供了充滿活力的體制保證和快速發展的物質條件;黨領導的新時代偉大社會革命,為民族復興提供了更為完善的制度保證、更為堅實的物質基礎、更為主動的精神力量,并推動民族復興進入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概而言之,黨領導人民進行的百年偉大社會革命,都是為了實現民族復興和共產主義的偉大使命,也為實現偉大使命打下了堅實基礎。面向未來,黨要繼續推進新時代偉大社會革命,也必須以實現民族復興和共產主義的偉大使命為奮斗目標。另一方面,黨執政的最終目的在于實現民族復興和共產主義的偉大使命。當然,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共產主義都不是輕輕松松、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必須以黨的長期執政和努力奮斗為基礎。可見,黨無論是革命還是執政,其目的都是為了實現民族復興和共產主義的偉大使命,兩者統一于實現這一偉大使命的進程中。

  四是統一于黨領導的偉大斗爭中。社會是在矛盾運動中前進的,有矛盾就會有斗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建立中國共產黨、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改革開放、推進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都是在斗爭中誕生、在斗爭中發展、在斗爭中壯大的。”敢于斗爭、敢于勝利,是中國共產黨不可戰勝的強大精神力量。無論是革命,還是執政,都必須發揚斗爭精神,增強斗爭本領。一方面,革命要敢于斗爭、善于斗爭。黨的自我革命和黨領導人民進行偉大社會革命的百年實踐,充分彰顯了高昂的革命斗志和高超的斗爭本領。而要把黨的自我革命和黨領導人民進行的百年偉大社會革命繼續推進下去,必須始終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繼續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另一方面,執政也要敢于斗爭、善于斗爭。黨的執政地位是在長期革命斗爭中逐步形成的。此后,黨在長期執政的實踐中,也始終注重發揚革命戰爭年代形成的斗爭精神,不斷提高斗爭本領,善于運用斗爭策略,積極應對來自各方面的風險挑戰,有效地鞏固了黨的執政地位。當前,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黨執政面臨著國內外等各種前所未有的風險挑戰。要鞏固黨的執政地位、實現黨的長期執政,必須增強憂患意識、始終居安思危,深刻認識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變化帶來的新特征新要求,深刻認識錯綜復雜的國際環境帶來的新矛盾新挑戰,敢于斗爭,善于斗爭,逢山開道,遇水架橋,勇于戰勝一切風險挑戰。可見,黨無論是革命還是執政,都敢于斗爭,善于斗爭,切實以斗爭求得革命勝利,以斗爭鞏固執政地位。

  五是統一于全面從嚴治黨的實踐中。“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黨,關鍵在堅持黨要管黨、全面從嚴治黨。”中國共產黨歷經千錘百煉而朝氣蓬勃,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黨始終堅持黨要管黨、全面從嚴治黨。無論是革命,還是執政,都須注重自身建設,推進全面從嚴治黨。一方面,革命需全面從嚴治黨。以黨的自我革命來推動黨領導人民進行的偉大社會革命,這是黨領導人民進行百年偉大社會革命的一條基本經驗。在新時代,要把這一偉大社會革命繼續推進下去,仍然需要繼續堅持這條基本經驗,以自我革命精神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把黨建設成為始終走在時代前列、人民衷心擁護、勇于自我革命、經得起各種風浪考驗、朝氣蓬勃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另一方面,執政也需全面從嚴治黨。以自我革命的精神推進全面從嚴治黨也是黨有效應對長期執政考驗、成功跳出歷史周期率的根本法寶。中國共產黨要實現長期執政,必須以永遠在路上的執著把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繼續推進新時代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由此可見,無論是革命還是執政,都必須牢記打鐵必須自身硬的道理,切實加強自身建設,始終全面從嚴治黨。

[ 責編:劉夢甜 ]
閱讀剩余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贊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穿越騰格里沙漠的高速公路今日通車

  • 快樂冰雪 助力冬奧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12月29日,"第八屆全國大眾冰雪季——呼和浩特冰球對抗賽"在呼和浩特市體育中心開幕,本次賽事共有6支隊伍近百名運動員參加U14、U12、U10三個組別的爭奪。
2021-12-30 09:50
2021年12月28日,武警官兵在“強軍書屋”內通過手機掃碼進行“掌上閱讀”。
2021-12-29 10:06
12月26日,音樂劇《快遞情緣》在江蘇淮安文化藝術學校公演。該音樂劇由淮安市文學藝術院、淮安文化藝術學校、小梅花藝術團共同打造。
2021-12-28 17:51
路北區教育局引導學校從校園文化、傳統項目、學生興趣等多方面著手,不斷豐富社團活動內容,滿足學生多樣化學習和成長需求。在國家“雙減”政策指導下,路南區結合區域教育實際,提高課堂教學效率,全面提升育人質量,切實減輕學生作業負擔。
2021-12-28 16:57
12月27日,在安徽省肥西縣上派鎮彭圩村蝴蝶蘭種植基地,村民在花卉大棚里管理花卉。隨著“雙節”臨近,各地鮮花市場需求量增加,當地花卉種植基地迎來銷售旺季,花農們抓緊時間對花卉進行管護。
2021-12-28 10:16
2021年12月27日,花樣跳繩世界冠軍團隊——上海躍動花樣跳繩隊的隊員在蘇州市新莊小學輔導學生跳花繩。
2021-12-28 10:05
2021年12月26日,江西省新余市冬泳協會近200名游泳健將齊聚一堂,挑戰寒冬,暢游孔目江,用健康的冬泳活動迎接新年的到來
2021-12-27 10:05
山東省港口集團2021年貨物吞吐量突破15億噸,集裝箱吞吐量突破3400萬標箱,同比分別增長5.8%、8.1%,整體競爭力再攀新高峰。
2021-12-24 11:02
由中核集團旗下的同方江新造船有限公司,為浙江省海洋生態環境監測中心建造的、我國首艘千噸級近海生態環境監測船——"中國環監浙001",在湖口江新碼頭解纜啟航離廠交付。
2021-12-24 10:51
2021年12月22日,為應對新一輪寒潮低溫天氣,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工程河北唐山聯絡壓氣站積極組織技術人員對天然氣管網線路、機器設備運行情況進行巡檢維護工作,及時排除安全隱患,確保管線、設備在寒潮低溫天氣下正常運轉,保障生產生活用氣供應。
2021-12-23 10:15
2021年12月21日,內蒙古自治區體育局"我為群眾辦實事——軟式曲棍球器材捐贈儀式"在呼和浩特市玉泉區通順街小學舉行。
2021-12-22 10:23
2021年12月21日,無人機航拍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劍榕高速公路榕江縣境內的烏公特大橋。大橋周圍云霧繚繞,美不勝收。
2021-12-22 10:20
近年來,山東青島西海岸新區在抓好特色產業、帶動農民增收的同時,通過修建健身廣場、農家書屋、口袋公園、文化展覽館等舉措加強基礎文化設施建設,開展戲曲下鄉、文藝演出、社區運動會、健步走、自行車騎行等豐富多彩的文體運動,弘揚社會正氣,助力鄉村振興。
2021-12-21 10:19
2021年12月19日在江蘇省南通市崇川區幸福街道航拍的“上海蔬菜外延生產基地”飛悅農業壯觀的玻璃溫室和聯棟溫室。
2021-12-20 18:50
2021年12月19日,湖南省常寧市蘭江鄉金源村,村民正在捕撈塘魚。
2021-12-20 11:11
加載更多
欧美色视频日本片免费,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看6,yy111111电影院手机版天仙影院,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